搜索

15120

主题

西北

上帝的调色板------孟克特古道游记

[复制链接] 查看:16967 | 回复:29
发表于 2019-8-21 14:05 1 只看该作者 | 倒序浏览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8-21 14:15 编辑

其实,十一期间徒步孟克特古道完全是一个无奈,或者说是意外之举。本来本驴是打算走博格达大环线的,已经定好了计划,组好了队,谁知那边突然传来消息,由于一个穿越博格达的队伍里发生山难事故挂了一个,博格达全面封山,禁止任何队伍进入,这是本朝的特点,只要涉及到人命关天的事,无外乎是封,停,关,尤其是户外。作为灵长类的人种,人类天生是有探索冒险精神的,否则不会在十万年前走出非洲向全球发展,没有冒险探索精神注定是要被淘汰的,有时我们中国人很是羡慕外国人的天生冒险,当我们还在闭关锁国,迁界禁海的时候,欧洲已经开始了地理大探索,十七世纪十八世纪被称为英雄时代,达伽马开辟了了印度航线。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麦哲伦完成了环球航行,库克船长向南极挺进,皮萨罗远征南美印加帝国,当然,中国人也有,比如郑和下西洋,但目的是什么呢,仅仅就是扬国威于海外,怀柔四夷而已,据说还担负寻找建文帝的任务。都是从政治角度出发。中国人不是没有冒险精神,不是没有血性,从张骞到玄奘,从徐霞客到余纯顺,然而他们如浩瀚的星河中划过的几颗流星倏然而过。只留下电光火石的灿然让后人凭吊。即使在近代,国内的很多徒步路线都是外国人先发现或者先走出来的,洛克线美国人洛克发现的,珠峰东坡噶玛沟是英国人巴瑞发现的,斯文赫定探索了罗布泊,麦克霍斯发现了古格遗址,斯坦因骗走了敦煌几万件文物,如此种种。本驴非狭隘之民族主义者亦非大国寡民之心态,纯有感而发也,那些朝上的老爷们啊,不要打压消磨国人的探险精神啊。


叫嚣一通,言归正传。既然博格达是不能去了,那就启用备用计划,阿飞给我发了个文章,是关于孟克特古道徒步的。其实之前,我对孟克特古道也多少知道些皮毛,由于没有提上徒步日程,所以没有过多关心,看了阿飞发给我的文章,就像狗看到了骨头,立刻被吸引住了。那隐藏在天山秘境中的碧蓝的乌兰萨德克湖,金黄的胡杨林,绿色的草甸,白皑皑的雪山,像上帝打翻了调色板,无论谁看到都不会无动于衷,于是决定就去这了,另外,大老远去趟新疆着实不易,只走一条路线不划算,索性买一送一,再加一条路线大喀纳斯东西穿越,这也是本驴一直向往的路线。决定以后,剩下的就是着手准备。

孟克特古道,是穿越天山南北的一条路线。天山将新疆一分为二,为南疆和北疆,高大险峻的雪山成为两地交通的巨大障碍,但其中也有一些千百年来商旅,士兵踏出的山间小路,成为南北往来的捷径,其中包括乌孙古道夏特古道,车师古道,当然还有孟克特古道。当年,乌孙人被匈奴战败,驱赶,被迫西迁,走的就是这些古道,在伊犁建立了强大的乌孙国,成为后来西域三十六国之一。


本次徒步四个人,阿飞,吴凤,一杰和本驴,在乌市集结以后,包车前往进山口,进山口就在现在的网红公路-----独库公路625公里某处,独库公路经过整修刚刚全线开通。穿越在崇山峻岭中确实感觉景色壮丽。深沟高壑雪岭巍峨,虽然不及西藏的山高,但如果用山脉比做人的话,天山山脉更像是一个肌肉钢劲的男人,途中碰到不少骑行的。不愧是上过国家地理的公路。


下了车,就看到攻略中那个红色的铁桥,这是起点的标志。跨过小桥沿着奎屯河谷缓慢上升,这一段都是黑色岩石的河谷,只有几颗枯杨和衰败的荒草。极尽荒凉。并且没走多远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一边是角度接近七十度的碎石滑坡,一边是深深的河谷,中间只有一只脚的宽度的小路,这让我又想起了狼塔的空中栈道,本以为孟克特是个休闲路线,看来是低估了啊。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1 14:06 2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8-21 14:07 编辑

不过好在这种险路不长,最终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然后河谷渐渐显露出天山山脉应该有的生机。一片金黄的胡杨林出现在河道里。蓝色的溪水从林中湍急流下,声震山谷。五十年前,曾经沿着孟克特古道修建过一条战备公路,也就是老独库公路,后来因地质原因最终废弃。大自然的修复力量是强大的,如果不是刻意寻找,一点也发现不了曾经脚下是一条公路,又是只有在荒草中才发现隐约的巨石铺就的路基。新的胡杨已经从路基石缝中生长出来。时间的力量是伟大的,它能创造一切,也能毁灭一切。


河谷渐渐宽阔,地势平坦,走起来很舒服的感觉,就这样慢慢走也是一种享受,有时从一棵倒掉的胡杨,一块巨石,天空飞过的一只苍鹰都能发现大自然的美妙,世界并不缺乏美,只是缺少发现的眼睛而已。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1 14:10 3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8-21 14:14 编辑

前方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驼铃声。一队马帮缓缓过来,这是哈萨克族人的马队,他们可能是送上一支队伍然后回返的,这两年孟克特古道名气陡增,渐渐开始商业化。这个季节应该有不少队伍穿越。而且我们确实注意到身后很远处一支花花绿绿的队伍上来。

山谷越来越宽阔,胡杨也越来越多,因为有着水汽的滋润,这里的胡杨林格外漂亮,额济纳的胡杨林因为地处干旱环境,虬枝如龙,光怪陆离,色彩金黄,这山谷里的胡杨色彩确如水墨渲染一样渐渐散开。低调中透露出傲娇。

从进山以来天色一直阴沉,不过现在有云开雾散的趋势,我们发现了一个很漂亮的营地,高大的胡杨林下是平平的草地,旁边河水缓慢的流过,几棵倒下已经似乎变成化石的胡杨构成一幅绝美的盆景。搭好帐篷以后天空完全放蓝,当夕阳斜射进山谷光线变好的时候,可能是个绝佳的摄影场地,为了使构图更精彩,我和阿飞还吭哧吭哧抬着一棵枯死的胡杨树干摆到帐篷边。

这时后面的商业队也追上来了,他们应该是在我们前面不远扎营。简单晚饭后在河滩漫步。发现有不少冲下来的或者冲倒的大树。这些都是夏季水大的时候洪水造成的结果,不过这个季节水流已经很小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1 14:12 4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8-21 14:14 编辑

这一天只是开始一段有点危险外其实强度不大,没有一点累的感觉。夜里睡觉比较踏实。

第二天出发后不久就赶上了商业队,此后我们一直和他们交错而行。越往上游走,胡杨林愈多,有不少已经飘落了金黄的叶子,落英缤纷,一阵微风拂过,飘飘洒洒,如梦如幻,恰如章子怡和张曼玉在胡杨林中飞舞打斗的场面,昨夜西风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这首王安石写的咏菊的诗本驴觉得用到此地倒也恰当不过。有一片胡杨林似乎遭遇过雷劈火烧,有的轰然倒塌于地,遍身焦黑,有的只留下伤痕累累树干确傲然屹立,有的扭成奇怪的模样,甚至有一棵树形成一道拱门,走路的人需从拱门中穿行,这是孟克特古道上的标志性路标。







发表于 2019-8-21 14:13 5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8-21 14:14 编辑

天气阴晦,但并不妨碍我们欣赏美景,翻过一个小山坡后一个幽绿的湖突兀而出,这就是乌兰萨德克湖,也叫天湖,只要看一眼你就知道为什么叫天湖了。这是上天赐予人间的美景,它深藏于天山秘境之中,群山高耸于四周,华树倒映于碧湖,湖里一棵棵胡杨,云杉虽只剩下树干,却都笔直的矗立着。柔性妩媚的碧绿湖水和钢劲挺直的白色胡杨对比强烈,张人眼目。上帝一定是个出色的园林师,用这个绝美的天湖向世人展示他无与伦比的力量和智慧。人类的语言穷竭也无法描绘此情此景。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9-8-21 14:13 6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8-21 14:14 编辑

商业队已经在天湖边扎营,我们并不想和他们在一起,于是到天湖上游一个小树林里扎营,天气阴沉,有下雨的迹象。夜半果然听到了雨点打在帐篷上的噼噼啪啪的声音,有一段时间似乎雨很大,我们的帐篷就在河岸上距离水边也就一米,我突然想到万一上游发洪水咋办啊,须知我们现在在山谷里,地势很不利,一想到这个就再也睡不着了,有时听到呼呼的风声也以为是洪水下来的声音,于是找到军dao握着心想万一洪水冲过来可以随时割破帐篷逃生,真是杞人忧天啊。

后半夜快天亮的时候打在帐篷上的声音变成沙沙声。后来稀里糊涂也睡着了。

早晨是被冻醒的,拉开帐门一看,原来昨夜的雨不知何时变成了雪,而且还在稀稀拉拉的飘着。四周的群山已经一片白,天湖雾蒙蒙的,雪虽然不厚,但是已经把路盖住了。这个景象立刻让我想起了千年走狼塔时候的情况,当时遭遇大雪,行走异常困难,新疆的雪说下就下,而且很大,尤其是天山腹地。如果雪继续下个没完,那么明天翻越孟克特大阪就很困难,即使是今天的情况也不乐观。因为看不到脚下的路啊。

于是几个人商量后面的行程,最终决定等一等看一下再说,而且附近还有商业队在扎营,看他们是什么决定。

然后我们利用等待的这段时间早饭,然后到湖边拍照,这时忽然雪停了,山谷尽头露出皑皑雪山,些许还有蓝天。这真是太好了。出发的时候本驴不嫌包沉,塞了一套汉服进去,这回派上用场了,在湖边大家各种摆拍,似有七剑下天山架势。




发表于 2019-8-21 14:16 7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大兵dabing 于 2019-8-21 14:16 编辑

回到营地准备拔营继续前进,我们准备让商业队走在前面,因为他们有马帮,让马踏出路来我们就好走了。

出发没多久拐过一个弯之后山谷陡然宽阔,这里是个牧场,看到许多吃草的牛。天气越来越好,天山腹地真正展示出它壮阔的一面,雪岭巍峨,云杉挺拔,苍鹰翱翔。雪后的群山银装素裹,树木五彩斑斓,伴随着悠悠的马铃声这一天就这样在画廊中慢悠悠的过去了。








发表于 2019-8-21 14:17 8 只看该作者

下午到达孟克特大阪下营地,虽然从这里看不到大阪,但是能看到通往大板的废弃公路盘旋而上,这里海拔高,水流量比下游少,所以公路路基基本保持完好。明天我们就要翻越大阪,从目前的情况看大阪上面雪应该很厚。

这里应该是哈萨克人的夏季牧场,河边有木头房子。我们还是远离商业队在河上游扎营。天气出奇的好,雪峰蓝天下躺着晒太阳很是舒服。





发表于 2019-8-21 14:20 9 只看该作者

夜里出帐篷,发现星空灿然,银河璀璨,这预示着明天是个好天。这对翻越大阪很有利。

然而事实证明本驴错了,天气确实是好的惊人,万里无云,但是从营地出发不久就开始上到雪线,明晃晃的太阳好像就在头顶,晒得冒烟。雪地反射出刺眼的阳光,不得不武装到牙齿,戴上头套和雪镜。这还不如阴天呢。同行的商业队有个女孩没有雪镜,看着很痛苦的样子,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不得雪盲才怪,但是谁也帮不了她。只能希望她没事。雪没有想象中的厚,但走起来也比较艰难,不过最终还是都上到垭口,此后一直都在盘山路和横切路上快速下山。一杰这家伙刚才上山还奥特慢慢慢,此时一溜烟跑到我们前面去了,然后就看不到影子了。




发表于 2019-8-21 14:20 10 只看该作者

在下午来到了孟克特大阪下的牧民房子,这里车已经能开上来了,商业队不愧是后勤充足,他们雇的车为他们送来了丰富的补给,水果蔬菜羊肉冰镇啤酒,看的我们眼冒蓝光想打劫。一杰早就下来了已经搭好帐篷,但是这里太热闹,于是我和阿飞吴凤又往回走了几百米在河边扎营。

明天就要出山了,虽然还有二十多公里,但都是一路下降的公路很好走。所以静下心来再欣赏一下这古道风光吧。这一路上收获了很多的美景,古道悠悠,荒草凄凄,曾经无数的商客,行人,僧侣,戍兵行走在这条古道上,又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透过千年的时光,我仿佛看到细君公主从大汉的旧梦繁华中沿着古道缓缓而来远嫁乌孙,又仿佛看到解忧公主肩负着沉重的使命感踯躅而又坚定地行走在古道上。两千年时光倏然而过,我们都是匆匆过客,人生易老似这眼前流水东去不回,唯有山河永存。

第二天早早出发,一杰早已等候在路边。这二十多公里的土路走起来说容易也不容易,走的脚疼。好在一路风光秀丽。大美天山,无限风光。上帝的调色板。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北京赛车

五八彩票注册开户平台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天游彩票开户注册网 乐购彩票开户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开奖 pk10机器人 天音彩票网 北京赛车pk10计划